• <li id="v33qr"><ins id="v33qr"><strong id="v33qr"></strong></ins></li>
    1. <li id="v33qr"></li><input id="v33qr"><font id="v33qr"><nobr id="v33qr"></nobr></font></input>

      1. <dl id="v33qr"><rp id="v33qr"></rp></dl>
        <dl id="v33qr"><ins id="v33qr"><thead id="v33qr"></thead></ins></dl>

        <li id="v33qr"></li>

          <li id="v33qr"></li>

          <dl id="v33qr"><ins id="v33qr"></ins></dl>
          <dl id="v33qr"></dl>
          <li id="v33qr"></li>
        1. <output id="v33qr"></output>
          <dl id="v33qr"><ins id="v33qr"></ins></dl>

          <dl id="v33qr"></dl>

          <dl id="v33qr"></dl>

          1. <li id="v33qr"><ins id="v33qr"><strong id="v33qr"></strong></ins></li>

          2. 成都市中小企業協會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信息 -> 專家團隊
            在斯坦福,馬云和楊致遠說了什么心里話?
            日期:2015-09-30 17:00:01 作者:管理員 點擊:0
            摘要:美國當地時間9月24日,阿里巴巴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馬云與雅虎聯合創始人楊致遠在斯坦福大學展開了一場沒有爐火的“爐邊談話”。兩個相識快10年,共同經歷過風風雨雨的人回憶了當年的種種故事,也談到了中國經濟,阿里布局以及慈善等當下熱門的話題,不得不承認,一個人是否愿意掏心掏肺往high了聊,真的取決于對面的人是誰……快來看看這場精彩幽默的“老友記”吧。
             
            美國當地時間9月24日,阿里巴巴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馬云與雅虎聯合創始人楊致遠在斯坦福大學展開了一場沒有爐火的“爐邊談話”。兩個相識快10年,共同經歷過風風雨雨的人回憶了當年的種種故事,也談到了中國經濟,阿里布局以及慈善等當下熱門的話題,不得不承認,一個人是否愿意掏心掏肺往high了聊,真的取決于對面的人是誰……快來看看這場精彩幽默的“老友記”吧。

             

            中美商界不能總是“雞同鴨講”

            楊致遠:我們前幾天都在西雅圖,你是習近平主席代表團的成員,也參加了座談會。哪些話題是中國和美國共同關注的,大家各自發表了怎樣的見解?


            馬云:20年前,我在西雅圖第一次接觸互聯網,19年前第一次來硅谷,我看到到處都是人,尤其是晚上,車水馬龍,交通擁堵,還有周末,停車場都沒有地方停車,我覺得這好令人振奮,中國也應該這樣啊。對,中國現在也到處堵車(笑)。


            然后我回到中國開始創業,我從來沒想過我的事業20年后還在,我總說自己是“盲人騎盲虎”,一路摸索過來,20年了,我的公司還在。我希望我的公司可以活102年,現在我們才走過16個年頭,還有86年要走。


            楊致遠:為什么要活102年?


            馬云:在中國,每個企業家都希望自己的企業成為“百年企業”,這已經成了一個口號,沒有人當真,如果你給員工定KPI,目標一定要非常具體明確,這樣別人才會重視。活102年是這樣的,阿里巴巴誕生于1999年,上世紀我們有一年,本世紀我們有100年,下世紀一年,這樣組成102年,跨越三個世紀,很具體了。所以在阿里巴巴,我們從來不說自己是成功的,因為未來還有86年要走,這其中有很多種失敗的可能,現在不談成敗,我們86年后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這次西雅圖之行非常棒,我們聽到了美國企業家和商界領袖所擔憂的,他們也了解到我們所擔憂的和想要的,我覺得本質上全球的企業家和商界領袖想做的事情是一樣的,那就是都想為彼此創造價值,但我們之間有很多誤解。我的建議是,中美之間的對話不能是雞同鴨講,所有人都在表達,但沒人傾聽,這不行,“雞”和“鴨”之間要用同一種語言、同一套標準,這樣的對話才會奏效。我建議中美之間每年組織一次對話,雙方輪流主辦,政府要員也要出席,共同探討怎樣提升經濟環境,通常政府之間有很多爭論,但商業人士的交流也要頻繁,如果我們不交流會出問題的。所以我覺得西雅圖之行很有收獲。


            楊致遠:我很意外馬云今天居然回答了我的問題,平常他總是隨心所想自由發揮。真是太感謝了。


            馬云:我試著在用鴨的語言體系說話,你懂的。(全場大笑)

             

             

            中國經濟沒那么差,我只擔心沒人擔心的事

            楊致遠:大家都很關心中國經濟,擔心中國經濟下行會影響全球經濟,你不是經濟學家,但你目睹和經歷了那么多,你認為中國的經濟狀況如何?


            馬云:首先,我認為美國或者西方擔憂中國經濟是好事,每次西方擔憂中國,中國的經濟就增長了,西方覺得中國經濟一片光明,中國經濟往往就出問題了。過去的30年,外界一直在質疑中國經濟的發展,我覺得沒關系,雙方互相了解信任需要很長時間。


            中國經濟這些年來一直持續高速增長,我認為這是不可持續的,就像人的生長一樣,已經長到1米8了,你不能再繼續快速長高了,而是需要武裝頭腦,尤其是今天。首先,保持10%—12%的年度增長是不可能的,第二,中國需要放慢腳步,我們已經看到因發展造成空氣、水和資源的污染與耗盡,再這樣不計成本的快速發展是不可能的,也是很荒謬的,我們賺了很多錢,卻都把錢花到吃藥和看病上了,這是行不通的。


            從另一角度講,中國經濟放緩到7%也還是相當不錯的,大家想一想,即便是7%,中國仍是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GDP總量仍是個龐大的數字。我們應該把這些錢用到該用的地方去,我們要的是質量,不是數量,而30年前情況正好與之相反。西方很多人期待中國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同時認為中國應該控制污染,但是當我們真正開始做了,經濟放緩了一些,他們又開始擔憂了,其實沒關系的。


            再者說,中國經濟也沒那么差。拉動中國經濟有三駕馬車,基礎設施投資,出口貿易以及內需,這是中國一直以來引以為豪的推動經濟發展的三大引擎,但是現在投資和出口貿易正在減緩,而這兩件事是政府擅長且喜歡做的,但拉動內需則要靠企業和市場經濟來推動。


            還有我在西雅圖也提到,中美之間有誤解,比如文化差異,美國人認為經濟增長放緩意味著沒有錢花,但美國人知道怎么花明天的錢、未來的錢或是別人的錢,而我們中國人習慣存錢,我們總是把錢存在銀行,我們窮了那么多年,所以總是居安思危,有錢就存銀行。中國是銀行存款最多的國家,我們還在美國存了不少錢,我們知道要存錢來過難關,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難關來了,人們仍在消費。阿里巴巴占了中國零售業12%的份額,我們的數據顯示,國內消費仍在健康而強勢的增長,尤其是經濟增長放緩了,人們開始更多的在網上買,因為網上更便宜。


            還有一點不同的是,我外婆的衣柜里只有1件衣服,我媽媽3件,我女兒這一代有50多件,其中48%都沒穿過,這叫內需。我們已經培養了人們的消費習慣,鼓勵他們花錢,這不是政府增長的,但我們知道該怎么做。所以總體來說,我保持樂觀,但也許2到3年后會有新的問題。


            有人提到反腐,反腐為市場經濟建立了良好基礎,讓一切行為在法律管束的范圍之內,你肯定不想做生意的時候去賄賂別人,你希望擁有公平的商業環境,市場經濟應該是有法律制約的,是清楚、透明和公平的,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需要企業家精神,讓企業來主導經濟發展。當其他人表示擔憂的時候,我表示樂觀,當大家都不擔憂的時候,我反而開始擔心了。我不會擔心(習)主席擔心的事情,但我擔心那些沒人擔心的事情,這往往意味著風險。我始終保持樂觀,但也不是盲目樂觀,我知道我們有問題,但這些問題需要一步步來解決。


            楊致遠:我同意你的觀點,擴大內需,發展服務業來主導中國經濟,這需要更多企業的參與,而不是政府的決策,這不僅僅是阿里巴巴的機會。


            馬云:對了,關于新經濟,你知道傳統經濟正在下行,但是新經濟正在高速發展,不僅僅是BAT,我們有許多正蓬勃發展的初創企業,它們是明日之星,這是中國發展的方向,而不是沿襲舊的套路,沒有人能回到過去,即便你能回到過去,你也不想回去。


            楊致遠:我的感受是,政府部門和商界人士都強調,我們的代溝沒有那么大,在接下來三十年里,中美將成為合作伙伴,一同解決世界性問題,所以大體上是一種合作的姿態。

             

            馬云:我們合作的話,可以實現更多美國夢、中國夢、世界夢,如果我們不合作的話,這將會是個惡夢。

             

            重要的不是你在哪,而是心在哪

            楊致遠:我第一次見你是1997年,你和政府合作,你總是夢想創造新事物,然后開始自己創業,或許你可以談談那段歷史,包括為什么在1999年決定創立阿里巴巴。


            馬云:楊致遠很了解我,他不僅僅是位優秀的企業家,也是位很遠見的投資者,他大概是硅谷最棒的投資者之一。


            楊致遠:我把我的第一次投資給了你。(全場鼓掌大笑)


            馬云:他(楊致遠)是阿里巴巴的董事,但是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的內心,他很睿智。記得我和雅虎協商10億美元買下雅虎中國,現在人們覺得這是個好買賣,但在當時那個年代,大家都覺得投入10億美元風險很大,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我們幾乎談掰了,因為很多事情談不攏。然后他打電話過我,他說馬云你能過來嗎,我們一起喝點什么。


            楊致遠:這差不多是最后的努力。


            馬云:我說好的,他帶我去一家日本小餐館,給我點了一大杯清酒,我們不停的干杯,他一直試圖說服我,說雅虎很棒,酒喝完了,我們的交易也就談妥了,這是我這輩子喝過的最貴的清酒,我直到現在都很小心清酒。


            繼續回答你的問題。我帶著互聯網的夢想從西雅圖回到中國,我相信這會改變世界,我相信這是個大事件,但我不清楚我和我的團隊是否會成功,我和我的團隊說,有人會成功,但不一定是我們,我們一定要努力。1996年、1997年在中國是很艱難的日子,我們也沒能走很遠,我向親戚朋友借錢湊了2000美元,我們和中國電信競爭,他們是國企巨頭,但沒能把我們滅了,因為我們努力求生,當然我們也滅不了他們。所以我們成立了合資公司,他們有70%的股份,我們有30%,我那時還天真的以為他們挺喜歡我們,其實他們跟我們合作主要是想把我們滅了。董事會有七個名額,他們占五個,我們兩個,我們的策劃他們看也不看就否決了。


            然后我就想,或許該去北京跟政府合作,政府可以幫我們發展互聯網,所以我去了北京,加入外經貿部,做了14個月的兼職,但雙方是不同的邏輯,我看行不通就離開了。


            在最絕望的時候,我想再試一次,所以我回到杭州,我邀請了18個創始人來我的公寓,包括我的學生和朋友,那是1999年,我們拍了錄像,我在那里勾勒未來,他們都覺得我瘋了,但他們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他們說既然有這個點子,那我們試試吧。


            幸運的是我們保存了所有的影像,我們大概是保存影像最多的公司,在過去16年里所有的會議我們都錄像,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犯的所有錯誤,做的所有決定,可以保存下來供年輕人學習參考,十年后我們找出來看看,那時發生了什么,我們為什么這樣決策。


            很多人問我為什么(總部)不在北京、上海,而選在杭州。我創業那會兒諾基亞很棒,它的總部在芬蘭一個小島上,所以重要的不是你在哪里,而是你的心在哪里,你的眼光在哪里。北京喜歡國有企業,上海喜歡外資企業,在北京上海我們什么都不是,要是要是回杭州,我們就是當地的“獨生子女”。

             

            世界那么大,為什么總想著競爭?

            楊致遠:我要說說我的版本。雅虎日本曾經開發了一款很成功的商業產品,我們想在中國也開展這個業務,那時eBay也在,我們也在,我們相互競爭,沒想到我們居然被一家本地公司滅了,一查這家公司的名字是淘寶,運作的人是馬云。大家都覺得我們這筆投資很明智,但我們只是挑對了人,很幸運,和阿里巴巴聯手,和你聯手。你能給我們個阿里巴巴的定義嗎?


            馬云:人們說阿里巴巴像美國的亞馬遜,不對,那eBay呢?也不對,這是很典型的美式思維,如果沒有類似的例子,他們就沒法理解,也不喜歡、也不買賬。


            我們不是eBay,不是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盡管我們有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平臺,我們自己不做買賣,我們幫助其他電子商務公司做買賣,幫助其他公司成為電子商務公司,這是我們和亞馬遜的區別。


            為什么要直接參與買賣,還要送貨?這把事情搞復雜了,我們只要確保讓所有人都能借助電子商務,用支付工具、在線集市、物流體系、大數據服務來開展自己的業務。


            那我們是誰?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在線支付工具提供者,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比PayPal大11倍,在銷售額方面,我們比亞馬遜和eBay加起來的總和還大,我們每天在中國遞送3000萬包裹,可能實際數字更大,美國一天遞送的全部包裹都沒有3000萬,我們有這些業務,但人們總把我們當成電子商務公司。


            我們是誰?我們是中國商業的基礎設施,如果你想找買家、賣家,我們的在線集市可以幫你,包括淘寶、天貓、阿里巴巴,如果你想找支付工具或者金融服務,阿里巴巴關聯的螞蟻金服可以幫你,如果你要數據服務,阿里云的數據服務可以幫助你,還有物流,我們有兩百萬人幫我們送快遞。美國人總是問我們,你們為什么沒有自己的快遞員?我們預計不到十年,中國每天要送3億包裹,去年“雙十一”,我們一天送了2.7億包裹,其實可以賣更多,但我們擔心物流的能力。


            未來十年,中國會有1000萬人上街送快遞,所以即便你雇了100萬人,你也只有10%的市場份額,我不覺得我們能管好100萬快遞員,所以我們要鼓勵別人來做這件事,賦予別人做事的能力。


            如果你要找顧客,我們幫你;找金融服務,我們幫你;找快遞、物流服務,我們幫你;要搞市場營銷,我們幫你;還有數據服務,我們也能幫你。所以我們是這樣架構起來的公司,常有人問我們GMV(網站成交額)是多少,這只是我們公司業務的一小部分,我們不想成為另一個沃爾瑪,今年或者明年我們的規模就要比沃爾瑪大了。我記得沃爾瑪的高管七年前來杭州,我們一起喝酒,我跟他說,先生,我們不用十年就會比沃爾瑪大,他說,年輕人,很有想法嘛。


            但即便我們的規模超過了沃爾瑪,這并不意味著我們成功了,我們并不希望世界上出現另一家擅長賣貨的公司,賦能才是我們要做的。現在有1000萬小賣家在我們的平臺上,是他們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商務經濟體。我想這一點我們永遠不會改變,我們喜歡小賣家,我們喜歡年輕人,我們喜歡女性。


            楊致遠:對美國市場你們有什么樣的策略?不僅僅是美國,還有全球市場,你們的愿景是一致的嗎?你能給我們介紹下阿里巴巴的全球化策略嗎?


            馬云:最起碼在我退休時,或者我還關注公司時,我不希望“幫助小企業做生意”這個愿景發生變化,只要我還在,我不希望公司改變使命。


            我們的全球化和美國公司的全球化可能不同,過去的全球化是幫助大公司走向世界,但是因為互聯網的發展,接下來30年的全球化是要幫助小企業走向世界,所以我們的全球化戰略是創建EWTO,幫助小企業進行跨境交易,幫助消費者,美國的也好、非洲的也好,下單72小時內可以收到貨物,我們想幫助美國賣農副產品到中國,幫助美國小企業進入中國市場。


            所以我們的戰略可能跟別人不同,在過去的20—30年,中國一直在出口,接下來的10—15年,中國應該發展進口,未來10—15年,中國的中產階級將突破5億,他們需要高質量的商品和優質的服務,我們可以把更多美國、歐洲的商品引入中國,大公司已經進入中國市場了,我們要幫助小企業,這就是我們的戰略。所以我們不是來美國跟亞馬遜和eBay競爭的,世界那么大,為什么總是想到要競爭?我們是來幫助小企業進入中國的。對此我很興奮,這樣我在這里就更受歡迎了,我是來這里買東西的。

             

            我才50,“裸捐”了還怎么做慈善?

            楊致遠:我知道你在中國積極倡導環境保護,你也成立了自己的基金會,說說你做慈善的感受。


            馬云:老實說我很幸運,或者這樣說,我要么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要么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倒霉的是我哪兒都去不了,我沒啥隱私,人家說我長得丑,我覺得我只是長得比較獨特罷了。


            楊致遠:我知道沒有人會說你帥。


            馬云:(擺手)你們的審美眼光有問題。我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如果以0為界,我大概是-2或者-3,說實話我很清楚自己是誰,我家里沒有人當政府領導或者商界精英,但沒有關系,我可以白手起家。


            所以無論我多努力,10分是滿分的話,我拿兩三分就差不多了,今天我大概能拿六分,還有四分不是我的。人們總是覺得我很棒,其實我沒那么好,也有人說我不好,其實我也沒那么差。尤其是IPO之后,有人說你好聰明,其實我們不過是運氣好。


            我經常跟自己說,你有兩三百萬的時候,那錢確實是你的,你有兩千萬的時候,麻煩來了,因為你可能不知道人民幣和美金的匯率變化,(是不是)貶值了,是放到銀行還是股市,還是買債券,很頭疼。如果你有十億,你要知道這就不是你的錢了,這是人們對你的期望,人民對你寄予厚望,因為他們相信你比別人能更好地管理這筆財富,如果你覺得這個錢是你的,你會有麻煩的。我從來不覺得錢是我的,人們總說馬云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不是的,我不過是幫別人管錢而已。


            所以我在想,我要怎么更好的花錢。我想做教育,因為我曾經接受過師范教育,應當成為一名老師,我只當了6年老師,其實很慚愧,所以我總說我當CEO是首席教育官,我盡最大的努力與大家溝通交流。我覺得中國的教育系統有問題,教育分為教和育,“教”很強,隨便去哪所學校,沒有人考試能考得過中國學生,即便是斯坦福,但“育”,像育人、文化、團隊協作就有待提高了,我想在這方面做點事。第二點是環保,我擔心空氣污染、水污染,所以我加入了大自然保護協會。


            我還想談談中國的慈善基礎。蓋茨和巴菲特勸我捐出所有錢,我問巴菲特,沃倫,你幾歲了?他說我80,我說我80的時候也捐,但我現在才50,(都捐了)我怎么做慈善呢?你如果去北京、上海,你會發現這里好富裕,但這只是中國的一小部分,你去中國西部看看,有太多貧窮落后的地方。


            作為商人,創造就業崗位,發展商業確保人們能有工作,能有好的生活條件,這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捐錢給比爾·蓋茨,我能捐給誰?因為花錢比掙錢難,尤其是慈善,即便你有好心,也還是要具備知識與能力,不然容易好心辦壞事。


            中國的慈善業正在發展,但核心是我們要有好的基礎設施,就像中國的商業是好的,但是如果基礎設施不完善,商業也會持續動蕩,最后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我的錢會放到教育、環保、健康這些領域,為什么還有健康?因為環境污染會在十年內給中國帶來健康危機,如果我們現在不重視起來,將來會有很大的麻煩。


            不幸的是我沒有那么多時間,所以我組織了一個團隊,做慈善最簡單的是捐錢,最難但最有價值的是花時間,真正采取行動。阿里巴巴集團年收入的0.3%撥作公益基金,主要用于水資源等環境保護上,這可能比較特別,不知現場有沒有阿里巴巴的股東,我已經把這條寫進招股書了。我覺得這是正確的,如果我們的社區、我們的老百姓是健康的,那我們的經濟也是健康的,這是我們堅信的。




            主辦單位/版權所有:成都中小企業協會  主管單位:成都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備案號/經營許可證號:蜀ICP備12030595號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1700號環球中心N2-903室  郵政編碼:610045   聯系電話:028-61813887
            [站長統計] 技術支持

            11选五开奖结果天津